同样
2018-08-18 09: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但是,现实割断了孩子进城与父母团聚的希望,却无法泯灭孩子对亲情的渴望。能拿着手机给父母发“死亡短信”的孩子未必不能天天和父母通话,但是依然抑制不住渴望见到父母的急切,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贵州息烽县各中小学就全面推行代理家长责任制,建立党员、教师与留守儿童“一帮一”结对联系制度。每个代理家长都制定了关爱帮扶计划,展开多种形式的关爱行动,为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搭建平台。这种代理家长可以履行家长的部分职能,在教育、生活等方面对留守儿童进行帮扶,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孩子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的一些需要,有助于缓解留守儿童寂寞、孤单的心理压力。各地不妨加以借鉴。(邓为)

因户籍问题带来的孩子教育困难始终得不到很好的解决,或是屡禁不止的高昂借读费使得父母无力支撑孩子在城里读书,或是政府对于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教育投入远远不能满足要求,或是明里暗里的户籍歧视让孩子与城里学校彻底无缘,就在前几天媒体报道了外地居民在北京有绿卡而无房产,子弟报名上学却被拒之门外的新闻。歧视的现实存在把农村孩子的受教育权与享受亲情的权利彻底对立起来,在一番非此即彼的艰难抉择之后,他们通常的命运就是无奈地留守老家。

就中国目前的现状来看,让所有留守儿童和父母团聚或让在外打工的父母回到家乡都不现实,而且,留守儿童与父母长期分离的现象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存在。对此,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给孩子们安排“代理家长”,让这些虽然没有血缘关系的“父母们”,但也能起到给予留守儿童关心、爱护和慰藉的准亲情效果。

当下,导致留守儿童存在的直接因素是城乡分割的二元社会结构体制和自身经济条件的限制。各地城市改革的关键是改变城市本位主义,要从公民权利平等的角度审视有关农民工的基本制度,以保障农民的平等就业权、迁徙自由和受教育权。(沈峰)

目前一些地方开展关注留守儿童工作,如一些地区建立留守儿童“托管之家”、为留守儿童创建活动中心等等。建立留守儿童监测制度和教育监护体系值得推崇,但这些努力却不可能从根本上替代父母贴身的爱和关怀。

要真正地关爱留守儿童,关键的问题就是要尽快地填平户籍问题带给留守孩子的鸿沟。让歧视不再是他们享受亲情的障碍,让受教育权成为他们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都可以无条件平等享有的权利,让他们可以在是住在城里还是留在乡下之间享有不受制约的选择权。(温国鹏)

目前,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达到5800万人之多。留守儿童问题是近年来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像长沙做水果生意的张小红收到的孩子的“死亡短信”,尽管是个恶作剧,但这背后却迸射出孩子渴望亲情的心愿和发自肺腑的呼喊。同样,带有恶作剧性质的“死亡短信”,也隐喻了留守儿童的生存焦虑。以“死亡短信”的方式来引起父母对自己的关注,更是刺痛着社会的神经。更不容忽视的是,农村留守儿童由于长期被托养或寄养,缺少父母之爱,容易导致心理上的缺陷,甚至有的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eiluoqi.cn228333.com刘伯温,261111开奖结果 ,六合宝典免费资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