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二人惜别之际
2018-09-10 04:0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以色列当局对“黑色”犹太人实施强制节育的做法,在欧美各国同样掀起了波澜。美国《洛杉矶时报》指出,以政府难逃虐待和种族歧视的指控——安宫黄体酮的副作用十分明显,会增加使用者罹患骨质疏松症的风险;即便停止用药,重新恢复生育能力也需要很久。

来源历史说lishiqw.com

然而,费尽千辛万苦抵达以色列,并不一定意味着法拉沙人幸福生活的开始——许多来自穷乡僻壤的移民连自来水和电都没见过,更不知道电梯,无法适应现代社会。

就这样,以共同信仰凝聚起来的犹太民族,在黑色非洲有了自己的分支。

根据《圣经·列王记》等典籍的记载,曾经称雄北非-阿拉伯地区的示巴女王(queen of sheba)马克纳,被认为是来自撒哈拉南部非洲的黑人。她仰慕所罗门国王的才华与智慧,遂在随扈陪同下,用骆驼驮着香料、宝石和金子,浩浩荡荡地来到耶路撒冷。觥筹交错间,她提出种种难题让所罗门解答,以试探后者是否像外界盛传的那样睿智。

近世的非洲战乱频频,与在中东立国的同胞相比,“黑色”犹太人的生活更加困苦。1974年,埃塞俄比亚末代皇帝海尔·塞拉西倒台,大批法拉沙人因政局动荡逃往国外。

以色列对“黑色”犹太人的第三次大规模接收,发轫于新千年过后:2011年7月开始实施的“鸽之翼行动”,瞄准了留在埃塞俄比亚的最后一批法拉沙人。根据该计划,以政府每月运送约200名移民,将他们安置在本国南部。整个计划预计在2014年10月完成。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多起骇人听闻的强制避孕事件表明,以色列并未真正接纳历经磨难的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并未真正给他们同等的公民待遇。

以色列政府颇具种族主义色彩的做法,在这个被全球犹太人视为“理想归宿”的国度掀起了震惊和愤怒的巨浪。此后一个多月间,随着更多当事人的经历被陆续曝光,这些有着颠沛流离的往昔、却长期被主流舆论轻视的“黑色”犹太人,成为媒体聚光灯下的主角。

即便如此,众多埃塞俄比亚裔女性被剥夺生育自由的黑幕,还是大大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博学的所罗门王解答了“所有她渴求的,任何她所提出的”谜题。非但如此,其宫殿的豪华、宴席的丰盛、臣仆的精美装束,均令示巴女王“诧异得神不守舍”。她毫不悭吝地赞美所罗门,并将带来的礼品悉数敬献给后者。所罗门王大喜,也回赠不少礼品。

长期关注非洲移民问题的记者加尔·加贝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过去10年来,以色列境内的黑人族群生育率为何急剧下滑了50%?经过深入调查,一位名叫阿玛维西·阿兰的埃塞俄比亚裔女子终于吐露了真相:“他们(政府工作人员)说,‘大伙都过来,接受注射。’我们想拒绝,他们就恐吓道,‘那就别想移民去以色列了。’”非但如此,某些“诊所”的医生还劝诱说:在以色列,如果子女太多的话,就很难出去工作,很难获得住房,生存堪忧。

根据以色列教育台“真空”栏目的调查,早在5年前,就有迹象显示,以卫生部门有计划地胁迫来自非洲的移民,在前往以色列前及抵达以色列后接受避孕注射,“以确保以色列的黑人数量保持在较低水平”。2009年,一家女权机构发现,在接受安宫黄体酮制剂(一种长效避孕药)的女性中,60%是埃塞俄比亚裔,其他高接受率的群体包括遭拘押的非法移民。

事实上,以政府此举存在更深层的考量:解决劳动力和兵员不足问题,增加犹太裔居民数量,确保国内犹太人同阿拉伯人的比例不致失调,为国家的存续和发展打下基础。

不愿善罢甘休的以方力促埃塞俄比亚当局允许法拉沙人自由离境。1989年下半年,两国政府终于在台面下达成交易:以色列向埃方提供军事援助,换取埃方同意法拉沙人移民到以色列。按照美国《纽约时报》的说法,以政府于次年向埃塞俄比亚当局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包括100辆坦克、15万支枪械、一些集束炸弹),同时,大批法拉沙人获准出境。

以色列特别针对移民问题制订的《回归法》规定,犹太人及其后裔,有权回归并定居以色列,并取得公民身份。目前,绝大部分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已完成移民,这个在相貌和肤色上与同胞们存在明显差异的族群总数约12万人,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在以色列出生。

以色列缘何会有黑皮肤的犹太人?这得从犹太国王所罗门(公元前1000年~公元前930年,约在公元前960~前935年在位)的一段情缘说起。

以色列建国时的《独立宣言》申明了两大宗旨:一是最大限度地吸收和保护世界各地的犹太移民,二是使以色列成为全世界犹太人的精神家园和感情凝聚地。

20世纪80年代初,埃塞俄比亚当局禁止法拉沙人传播犹太教和教授希伯来语,进而指责法拉沙人是“犹太复国主义间谍”。意识到情况紧迫,从1984年11月到1985年1月,以情报机构摩萨德发起“摩西行动”。数月间,8500名法拉沙人(主要为青壮年男性),乘坐牛车离开埃塞俄比亚,经长途跋涉抵达苏丹,再由以色列军队秘密接送回国。

2012年岁末,以色列教育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真空”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过去10年间,负责管理外来移民的以色列犹太人事务局(jewish agency for israel),竟在当事人不知情的状况下,强制为埃塞俄比亚裔犹太女子注射避孕药,剥夺了她们的生育自由。

迫于舆论压力,以色列卫生部部长罗尼·甘祖在1月27日公开表态:如果病人不了解相关信息,不得对其实施类似的避孕注射。不过,以色列卫生部的官方文件强调,这一表态并非是对相关指控的回应,而是适用于所有妇女,不限于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移民。

据报道,所有“黑色”犹太人,必须在位于埃塞俄比亚的过渡营(又称中转营)内完成对信仰与家族身份的严格认证,才有机会前往中东,成为被官方承认的以色列公民。

法拉沙人来到以色列后,先要进入移民接收中心,学习半年到两年的希伯来语和文化,为再就业接受培训,并学习如何适应现代社会。即便如此,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依然面临隐性歧视,单亲家庭比重大,失业率也高。他们的子女往往被集中在特殊的学校。2012年1月18日,就有约5000人在耶路撒冷游行,抗议以色列社会对“黑色”犹太人的不公。

更多当事人完全不了解政府对自己做了什么。一位化名“s”的受害者告诉媒体,在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救助中心,她被告知,如果不接受注射,就无法获得机票。“我本来不想接受注射。问题在于,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是用来避孕的。我原以为只是预防性接种……”

而今,“黑色”犹太人被当局剥夺生育自由的现实,显然与这两大宗旨背道而驰。

此事曝光后,激起了阿拉伯和非洲各国的不满,“摩西计划”半途而废,1.5万名法拉沙人未能及时离开埃塞俄比亚,导致大量法拉沙人与先期抵达以色列的亲友两地分居。

2012年10月29日晚,首架执行“鸽之翼行动”的班机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降落在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240名法拉沙人走下舷梯,亲吻着脚下的土地……此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为首的以色列内阁表示,决定在未来几年内,让6000名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回归以色列,“这是最后一次从非洲移民,今后将不再有新的移民潮”。

尽管维权人士谴责当局对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实施种族主义政策,卫生部门则与之沆瀣一气,这部分移民遭到粗暴对待,其实早有线索可循。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忧心忡忡地表示,来自非洲的非法移民“威胁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和民主国家的存在”。内氏这番话,固然不是明确针对埃裔犹太人,仍不免令官方为歧视政策“做背书”的嫌疑大增。

公元4世纪,新兴的阿克苏姆王国统一了埃塞俄比亚北部,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信奉犹太教的“贝塔以色列”遭到迫害和杀戮,人口数量急剧下降。面对政治压迫,“贝塔以色列”逐渐开始分化:一部分坚持信奉犹太教,因此被讥讽为“法拉沙人”(意即被放逐者或陌生人);另一批被迫皈依基督教,改称“法拉什姆拉人”(以色列一度不承认其犹太人身份)。

犹太民族相信生命可贵,以色列政府也公开承诺:“即使全世界都抛弃我们,我们绝对不会抛弃自己人。”鉴于法拉沙人处境艰难,以色列伸出援手,开始接收非洲裔移民。

犹太教的文献和传说称,出访以色列期间,二人“情不自禁”地共度良宵。示巴女王就这样怀上了所罗门的骨肉。归国途中,她在今厄立特里亚哈马森省的一条小溪边诞下男婴埃布纳·哈基姆(意为“智慧之子”)。哈基姆后来继承王位,号孟尼利克一世,并于登基后远赴耶路撒冷拜谒生父。父子二人惜别之际,所罗门王吩咐一批年轻的以色列人保驾护送。这些以色列人后来定居示巴王国,并与当地人通婚。孟尼利克一世同这些以色列人的后代,便一起成为“贝塔以色列”(直译“以色列家园”,实际意为“以色列儿女”)的先祖。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eiluoqi.cn228333.com刘伯温,261111开奖结果 ,六合宝典免费资料版权所有